其他新闻 您当前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其他新闻
古道·移民·英雄
发布者:管理员  录入时间:2015-01-11 10:21:16

古道·移民·英雄

  ——楠桠河畔的文化之魂

  水,是万物的灵长。世界因为有了水,才变得生动、丰富、多姿多彩。大渡河水,造就了丰富的物产,也为人类提供了更多赖以生存的物资来源。

  翻涌的楠桠河水,蕴含着文化的灵魂。楠桠河的灵魂,与楠桠河沿岸居住的人们密不可分。

  牦牛古道 丝绸与茶马

  滔滔江水,卷着历史记忆的浪沙,由雪山之上,奔流而下,汇入大渡河,也汇入浩瀚的历史烟尘中。

  楠桠河之源,石棉县栗子坪彝族乡孟获城景区内,有原始森林和草场。

  冬日的孟获城景区内,牦牛在白雪覆盖的枯草中,找寻食物。

  在这里观赏美景的游客,或许很多人不知道,楠桠河沿岸,曾是“牦牛国”的属地。

  据相关史料记载,髳与髦、犛、旄相通,今简化成牦,以放牧牦牛为生之意。

  这里曾是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,也是中国西南的丝绸之路即司马迁《史记》记载的“蜀身毒(印度)道”,在今雅安境内的部分旧时称为“牦牛道”。

  早在秦汉时,汉人与牦牛部落交换物资就开始了,汉武帝对于战马的渴望远远高于唐太宗,汉武帝获得战马的难度也远远大于唐太宗。有人猜测,汉武帝将西南夷纳入中原版图,不排除汉武帝就是为了筹备马等重要战争资源。因为大渡河流域也出产冷兵器时代必备的交通工具——马,而且从大渡河流域获取马匹,远比到青藏高原获取要便利得多。

  自“牦牛道”开通以来,这条在大渡河流域(包括楠桠河沿岸)的商贸之道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它的作用。

  千百年来,商贾、背夫行走在崇山峻岭之中,他们翻越大相岭、飞越岭,从印度等地带回了佛教等文化,也将中原的丝绸、茶叶带到了印度,甚至传到了欧洲……

  到唐宋时期,这里的丝绸之路被“茶马古道”所代替。在重合与交替中,楠桠河沿岸的古道,造就了一个个历史传奇。

  今天,“牦牛道”和“茶马古道”仅能在遗址中找到它的踪迹。

  “牦牛道”和“茶马古道”不仅蕴藏着丰厚的“茶马文化”和“贸易文化”,也蕴藏着深厚的“交通文化”以及彝族民俗文化,是楠桠河流域人们追寻祖先脚步的遗址,也是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。

  移民城市 雅安“小香港”

  走进楠桠河畔的新棉镇,你会听到不同的口音,他们有的是江西口音、有的是北京口音……

  众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因为开采石棉矿来到楠桠河畔。

  他们与楠桠河沿岸的彝族同胞一起,共同创造着一个属于他们的乐土。

  据《石棉县志》记载,早在明朝万历年间(1573年9月4日-1620年8月18日),越西、甘洛等地的彝族同胞就迁居到楠桠河沿岸。按父子连名谱系,至今已繁衍了近20代。

  在石棉县境内,有5个乡镇为彝族乡镇,楠桠河沿岸就占了3个乡镇(栗子坪彝族乡、擦罗彝族乡、回隆彝族乡)。

  作为石棉县境内的第一大少数民族,在楠桠河沿岸居住的彝族人口占全县彝族人口的70%左右。

  千百年来,彝汉同胞在此繁衍生息,创造了民族走廊带一个个传奇。

  为了找寻更好的居住点,彝族的先辈从远处迁徙到楠桠河沿岸;为了支援国家建设,五湖四海的人来到楠桠河畔,开采石棉矿,在此安居乐业……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石棉县一度被人们称为“雅安小香港”。

  这些移民的后代,已成为楠桠河畔经济繁荣的原动力,也成为石棉县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  英雄情结 石达开与赖宁

  石棉县城——新棉镇老鸦漩处,楠桠河卷着历史的黄沙汹涌向前,与大渡河交汇。

  老鸦漩,是楠桠河与大渡河的交汇点,也是一段英雄历史的终结点。

  这段历史与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有关。

  话说,1863年5月14日石达开率大军三万余人抵达大渡河南岸,遭遇越西厅土千户王应元和彝族土司岭承恩阻挡。

  在大渡河的安顺场受阻后,石达开一路且战且退,后被王应元、岭承思以及清军逼得没有退路。

  竭力死战仍然不能突围,石达开被敌人诱俘。

  时光荏苒,石达开的过往仅在楠桠河岸的翼王亭可追忆。

  实际上,楠桠河畔还出了一个在上世纪80年代末响彻中华的少年英雄——赖宁。

  赖宁,生于1974年,四川石棉县人。1988年3月13日,年仅14岁的赖宁为了扑灭突发县城附近山火,不幸遇难。1989年5月,共青团中央、国家教委授予赖宁“英雄少年”的光荣称号,号召全国少先队员向赖宁学习,掀起热潮。同年11月,赖宁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“革命烈士”称号。2009年9月 “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揭晓,赖宁的名字位列其中。

  如今,石棉县城内还有一个专门纪念他的地方——赖宁广场。 记者 黄伟

分享到: